• 茅臺五糧液之下,誰配當老三?
    2023-09-09 12:34:22    騰訊網

    1994年,五糧液的銷售總額、利稅總額超越“汾老大”,成為了新晉“白酒一哥”。次年,在第50屆國際統計大會上,五糧液被授予“中國酒業大王”的稱號。同年,四川長虹與一汽分別獲得了“中國彩電大王”“中國汽車大王”的稱號。

    “酒王”的位子,五糧液并沒有坐穩。

    隨著廉價子孫產品開枝散葉,五糧液的品牌受到影響。而上市后的貴州茅臺,主動拓展市場,故事也越講越動聽。2013年,貴州茅臺的營收與凈利潤實現了對五糧液的全面超越。從此,五糧液將“酒王”的寶座拱手讓給了貴州茅臺。


    (資料圖)

    近些年,五糧液追趕貴州茅臺,雖然追得艱難,甚至越追越遠,但是,行業老二的位置,五糧液坐得還算穩當。

    貴州茅臺與五糧液這兩代“酒王”,穩坐行業第一與第二的寶座,不給小弟們任何反超的機會。不過,兩代“酒王”身后老三的位子,爭奪卻越來越激烈了。

    洋河保衛老三

    白酒行業對“老三”這個位子的爭奪,由來已久。從上市公司來看,這一場“爭奪戰”的主角主要有三個,分別為洋河股份、瀘州老窖、山西汾酒。

    2023年上半年,A股白酒五巨頭——貴州茅臺、五糧液、洋河股份、山西汾酒、瀘州老窖的營收依次為695.76億元、455.06億元、218.73億元、190.11億元、145.93億元。

    從營收規模來看,洋河股份已經當了多年的老三。

    2003年,洋河開創了綿柔型白酒,“藍色經典”系列問世。那時候,洋河的營收規模尚小,還不足以與五糧液、茅臺、瀘州老窖等相提并論。

    自推出“藍色經典”以來,洋河股份以海之藍、天之藍、夢之藍三個系列,從中端到高端完成多個價格帶的卡位,適逢白酒行業“黃金十年”的起點,憑借次高端市場的先發優勢,配合深度分銷及大力度營銷,創出了“洋河速度”。

    2008年,洋河股份的營收超過了山西汾酒,變成了行業老四。而行業老三依然是在高端市場擁有話語權的瀘州老窖。

    變局發生在2010年。

    2010年,洋河股份收購了雙溝酒業,使得本就飛速增長的洋河完成關鍵一躍,“茅五洋”的三甲格局自此形成,身后依次是瀘州老窖與山西汾酒。

    從那年起,“茅五洋”的前三格局一直持續至今。但是,洋河這些年的發展也是起起伏伏。

    從2019年開始,面對復雜多變的宏觀環境和愈加激烈的競爭形勢,為追求健康可持續的發展,洋河進行戰略性調整,導致營收連續兩年出現下滑。

    作為老三的洋河,自然少不了被拿來與“茅五”兩大巨頭做比較。彼時,貴州茅臺與五糧液仍然保持著以往的增長,相比之下,洋河股份確實落后于兩位大哥。自此,“掉隊”“失速”等詞語常與洋河相伴。

    這給了瀘州老窖與山西汾酒靠近的機會。瀘州老窖天天喊著“重回前三”,山西汾酒的勢頭也很猛。不過,洋河股份還是守住了老三的位置。

    經過三年的休整后,“二次創業”的洋河終于在2022年“歸隊”。不過,從業績增速來看,洋河股份近幾年一直不如瀘州老窖與山西汾酒。

    在2022年上半年,山西汾酒營收反超瀘州老窖。白酒行業上市公司前五的座次排名變成了貴州茅臺、五糧液、洋河股份、山西汾酒、瀘州老窖。此格局一直延續到2023年上半年。

    2023年上半年,洋河股份、山西汾酒、瀘州老窖的營收增速分別為15.68%、23.98%、25.11%??梢钥闯?,洋河股份雖然是“老三”,但是,山西汾酒與瀘州老窖一直窮追不舍。

    而且,從營收規模來看,山西汾酒離洋河股份也越來越近了。2023年上半年,二者只相差28.62億元。

    在凈利潤上,洋河的“老三保衛戰”,打得更艱難。

    瀘州老窖不服

    在營收規模方面,洋河股份守住了老三的位置。但在盈利能力方面,瀘州老窖有話要說。

    2001年,瀘州老窖在人民大會堂召開發布會,正式推出了塔尖產品“國窖1573”。名稱中的1573,指的是瀘州老窖坐擁的國寶窖池群的始建年份。

    國窖1573的面世正好趕上了白酒行業的“黃金十年”,使瀘州老窖拿到了高端市場的入場券,也使其坐上了行業第三的位子。

    “茅五瀘”的高端白酒三劍客組合也正式出道。

    彼時,白酒行業一片繁榮,“黃金十年”即將沖向頂點,貴州茅臺的營收首次超過了五糧液。即使如此,飛天茅臺的出廠價也在500元上下,零售價尚不到700元。但是,瀘州老窖放話,要將國窖1573“平均價格調到5000元一瓶”。

    價格還沒漲到5000元,行業地位卻很快就丟了。2010年,洋河股份營收反超瀘州老窖,次年,凈利潤也實現了反超。

    2012年,限制“三公消費”的政令出臺,年底的時候酒鬼酒被曝出“塑化劑事件”,一系列因素的疊加致使白酒行業從“黃金十年”的頂峰急轉直下進入了深度調整期。

    瀘州老窖一心要造奢侈品,還在逆市漲價。

    2011年底2012年初,瀘州老窖一口氣將國窖1573的出廠價由635元提至889元,建議零售價由959元漲至1389元;2013年7月,又將國窖1573的出廠價提至999元,建議零售價漲至1589元,凌駕于兩位大哥“茅五”之上。

    在行業的寒冬里,瀘州老窖是唯一一家大幅提價的企業。當然,摔得也很慘。

    國窖1573的銷量在2012年到2014年直線下滑,市場份額急劇縮減。2014年,瀘州老窖營收遭腰斬,凈利潤下滑超70%。當時,有觀點認為,這種沒有銷量的漲價毫無意義,是一種“精神勝利”。

    于是,洋河股份與瀘州老窖之間的差距,逐步拉大。

    當時,渠道價格出現了嚴重倒掛,國窖1573只好選擇降價,從1589元/瓶驟降至779元/瓶,降幅超50%。在這前后,積弊釋放,瀘州老窖的品牌嚴重受損。

    2015年6月,瀘州老窖迎來了“淼峰”組合——董事長劉淼、總經理林峰。

    “淼峰”組合重新梳理了瀘州老窖的產品線,形成了“雙品牌、三品系、五大單品”的產品戰略,即國窖1573和瀘州老窖兩個品牌,國窖1573、窖齡酒和瀘州老窖三品系,以及國窖1573、窖齡酒、特曲、頭曲、二曲五大單品。

    通過調整,瀘州老窖逐漸恢復了過來,并提出要“重回行業前三”。

    國窖1573采取跟隨策略,緊跟五糧液的提價步伐。雖然洋河股份的業績與瀘州老窖拉開了差距,但是,在高端市場,國窖1573是瀘州老窖的王牌,市場份額僅次于貴州茅臺與五糧液。

    在白酒行業的高端化進程中,高端產品對企業發展的驅動十分重要。

    從盈利能力來看,近幾年,瀘州老窖的毛利率一直領先于洋河股份與山西汾酒。從2020年開始,凈利率也實現了領先。

    2021年,瀘州老窖歸母凈利潤還反超了洋河股份,成了行業老三,2022年同樣是老三。2023年上半年,洋河股份的歸母凈利潤再次實現反超,成為老三,但是,與瀘州老窖、山西汾酒的差距很小。

    2023年上半年,洋河股份、瀘州老窖、山西汾酒的歸母凈利潤分別為78.62億元、70.90億元、67.67億元??梢哉f,在利潤規模上,爭奪很激烈,老三的位置幾番易主。

    不過,在資本市場上,從總市值來看,瀘州老窖是真正的老三,山西汾酒為老四,而洋河股份只能排在第五。

    截至9月8日收盤,瀘州老窖、山西汾酒、洋河股份的總市值分別為3434億元、3117億元、2060億元。

    洋河股份雖然營收規模領先,但是,作為高端三巨頭之一,瀘州老窖在高端市場的地位及盈利能力,是洋河股份與山西汾酒難以匹敵的,而且其凈利潤也有反超的跡象。而山西汾酒近幾年的增長勢頭,又讓洋河股份難以望其項背。

    山西汾酒猛追

    從2022年山西汾酒營收反超瀘州老窖就可以看出,山西汾酒的發展勢頭很猛,至少在財報中是這樣表現的。

    在白酒三大主流香型——濃香型、清香型、醬香型中,濃香型的老大是五糧液,清香型的老大是山西汾酒,醬香型的老大是貴州茅臺。這三個品牌,也都當過白酒行業的老大。在貴州茅臺與五糧液之前,那是“汾老大”的天下。

    在1988年放開名煙名酒價格后,五糧液通過多次提價,把握住了搶占行業制高點的時機?!胺诶洗蟆币矟q價了,不過,又主動給降了下來。汾酒當時的決策是,要做“老百姓喝得起的名酒”。

    到1993年,汾酒已經連續坐了六年行業老大的位子。1994年1月,山西汾酒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,填補了山西省在資本市場的空白,也成為國內第一家上市的白酒企業。

    但是,因為戰略定位等原因,汾酒失去了搶占高端白酒市場的先機。往后的熱鬧,大多屬于茅臺與五糧液。

    1998年,受山西朔州假酒案的沖擊,疊加亞洲金融危機對白酒行業的影響,汾酒丟掉了70%的省外市場,行業地位嚴重下滑。

    復興路上的山西汾酒,終于在近些年開始奮勇直追。

    2017年,時任汾酒集團董事長、山西汾酒董事長李秋喜簽下考核“軍令狀”:一方面,三年內,要實現業績的增長指標;另一方面,三年內完成汾酒集團的整體上市,實現集團公司層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。

    2018年,還引入了戰略投資者華潤。2018年2月,華潤集團通過旗下公司華創鑫睿,以近52億元受讓山西汾酒11.45%的股權,成為其第二大股東,參與了汾酒的混改。

    彼時,山西汾酒表示,華潤作為戰略投資者,山西汾酒將借鑒其在消費品領域的運營經驗,加強在產品推廣、渠道和品牌運作等方面的合作。截至2023年二季度末,華創鑫睿仍是山西汾酒第二大股東,持股11.38%。

    總之,通過產業整合、收購控股股東汾酒集團相關資產等一系列舉措,2022年,快速增長的山西汾酒邁進了“200億俱樂部”。

    從2017年到2022年,山西汾酒的營業收入從60.37億元一路暴增至262.14億元,歸母凈利潤也一路暴增,從9.44億元至80.96億元。

    近幾年,山西汾酒的營收與歸母凈利潤增速,在整個白酒行業都是“相當炸裂”的存在。

    2021年12月20日,山西汾酒發布公告稱,公司董事會收到李秋喜的書面辭職報告,因到齡退休,李秋喜申請辭去公司董事長、董事、董事會戰略委員會主任委員、提名委員會委員職務。辭去上述職務后,他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。

    之后,1969年11月出生的山西應縣人袁清茂接棒,成為汾酒的新任掌舵者。

    對于老三的位置,曾經的“汾老大”也是垂涎已久。袁清茂在多個場合提到,汾酒要做到“三分天下有其一”。

    要三分天下,自然是緊盯洋河股份現在的位子。

    2023年上半年,山西汾酒實現營業收入190.11億元,同比增長23.98%;實現歸母凈利潤67.67億元,同比增長35%,繼續著高增長。

    從2023年上半年的業績來看,白酒行業仍在加速分化,頭部酒企的營收與利潤在行業內的占比,越來越大。同時,頭部酒企之間也越來越內卷。

    老三這個位子,瀘州老窖和山西汾酒盯得很緊,洋河坐得并不穩。

    作者 | 雷彥鵬

    編輯 | 陳 芳

    運營 | 賈天宇

    關鍵詞:

    亚洲中文无码mv在线观看_免费观看午夜AV片_亚欧av片在线播放_成年女人看片免费视频播放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