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石油土豪,在中國瘋狂撒錢
    2023-09-09 12:26:04    騰訊網

    作者:郭儒逸

    來源:商業人物(ID:biz-leaders)


    【資料圖】

    剛過去的這個夏天,名不見經傳的沙超聯賽在國際上大火一把,原因是太能燒錢了。

    石油王子們揮舞著鈔票,在國際足壇大肆采購,將金球先生在內的一群大牌球星網絡麾下。沙超聯賽成了名副其實的“沙鈔聯賽”。

    足球世界的狂歡不是全部,在中國,來自中東的財團正掀起一場“撒錢行動”,他們買下了更多。當然,不包括足球。

    大舉買入A股上市公司股票,是今年來中東土豪最熱衷的“消費”之一。

    據市場機構統計,截至今年二季度,阿布扎比投資局和科威特政府投資局現身50多家A股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名單。這其中既有新買入的,也不乏在原有持倉基礎上繼續加倉的。在大盤指數徘徊不前,甚至一度要打響3000點保衛戰的低迷情緒下,中東外資卻頻繁進場了。

    中東土豪買股票的標準似乎很寬泛,礦產股、互聯網股、消費股、新能源股、醫藥股、金融股等均有涉獵。8月底,阿布扎比投資局還通過旗下機構,在港股市場買入鳳祥股份(主業為白羽雞生產)約1.57億股,掃貨版圖進一步擴大。

    在中東國家中,阿布扎比投資局的動作相對更活躍。今年6月份,蔚來汽車獲得11億美元戰略投資,背后金主便是阿布扎比的政府基金。據《福布斯中東》估算,截至去年底,阿布扎比投資局管理規模約7萬億人民幣,在全球主權財富基金中高居第四,超過沙特、卡塔爾和科威特等中東國家的主權基金。

    有了中東資本的強力支撐,股價上漲自然不在話下。

    以今年3月底沙特阿美對榮盛石化的入股為例,在前一晚消息公布之后,榮盛石化連續漲停,市值迅速漲破1500億元。雙方交易細節顯示,沙特阿美將現金支付246億元,收購榮盛石化10%的股份。作為沙特國有石油公司的沙特阿美,是主權財富基金之外的另一類“大金主”,受益于原油價格上漲,其2022年凈利潤高達1611億美元,創下歷史紀錄。

    以最新匯率測算,沙特阿美掏出246億人民幣入股,這筆轟動一時的交易,也僅占其去年凈利潤的2%。

    除了在二級市場買股票,參與意向公司的股權融資、出資成立合資公司等,也是中東財團的撒錢方式。

    在蔚來汽車獲得戰略投資之外,過去幾個月,幾家中東主權財富基金多次出手,參與了中國制藥公司原啟生物、跨境電商巨頭SHEIN和京東工業等公司的融資,其中京東工業拿到融資后不到一個月,便向港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。

    與此同時,沙特投資部還投資56億美元,與華人運通(旗下品牌為高合汽車)達成合作,雙方將建立合資公司。這是沙特資本投資的第二家中國造車新勢力,去年12月,當時還沒停產的天際汽車就首先拿到來自沙特的資金。而另一家同樣在中國市場萎靡的前途汽車,其母公司長城華冠也宣布在約旦成立合資公司,將前途汽車的主力車型移至中東市場。

    中東土豪能夠在A股掃貨,繞不過去的是QFII(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)制度。

    QFII制度從2002年開始實施,是境外機構投資者進軍國內資本市場的主要渠道之一。操作原理上,是境外機構投資者申請一定的QFII額度,可將其兌換為當地貨幣,并通過專門賬戶投資國內證券市場。

    最早通過QFII買入A股是瑞銀,在2003年完成第一單。而中東資本進入A股是在2008年,那一年阿布扎比投資局獲得QFII資格,是中東地區第一家。隨后,科威特和卡塔爾分別在2011年和2012年獲得這一資格。到2021年,阿聯酋一家私人投資機構獲得QFII資格,這是時隔十年中東機構再次新增QFII。此后,沙特主權基金也憑借QFII獲得在A股擴大投資的入場券。

    據媒體報道,截至今年4月份,累計獲批的QFII機構達到768家。其中額度超過20億美元的機構共有十家,阿布扎比投資局就位列其中。在今年QFII機構現身的數百家A股上市公司中,中東資本儼然成為大買主。

    實際上,中東土豪和中國商界產生聯系,還有其他的機緣。

    2006年中國工商銀行上市,這是當時全球最大的一宗IPO,由于預期火熱,全球投資者踴躍認購。工行成為第一家在中東做路演的中國公司,經過持續數個月的談判,最終科威特投資局和卡塔爾投資局共獲得9.25億美元的份額。等到2010年中國農業銀行上市時,科威特投資局和卡塔爾投資局又雙雙現身,合計認購了36億美元的農行股票。

    在這一輪密集進軍中國之前,中東財團的目光曾長期關注在其他地方。相比其他市場的投資占比,中國市場的投放份額一度很少。

    在所有中東資本中,各國的主權財富基金最有代表性。由于君主制的政體屬性,中東國家的主權財富基金名為國家所有,實質上與屬于王室無異。某種程度上,王室的投資意志,也就成了國家的投資意志。

    過去數十年,憑借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,中東國家堪稱富得流油。因此也誕生了龐大的投資需求。上世紀七十年代之后,中東國家紛紛成立主權投資機構,例如沙特公共投資基金成立于1971年,阿布扎比投資局成立于1976年,這些機構的任務是在全球多元化投資,其中發達國家股票市場便是重要目標。

    而隨著地緣政治的變化,以及中國市場日益增強的吸引力,這些年中東資本的目的地又多了一個。

    為了更貼近中國市場,科威特投資局2011年就在北京設立中國辦公室,卡塔爾投資局和阿布扎比則分別在2014年和2021年設立這一機構,并實現本土化的運營。今年1月份,沙特主權財富基金在深圳成立私募,更是把觸角直接伸向了一級市場。

    如今到中國淘金似乎成為新風尚,據興業證券的一項統計,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阿布扎比投資局在中國市場的投資占比已達到22.9%,增速明顯。

    與此相對應的是,繼新加坡之后,目前中東地區也成為中資的熱門目的地。今年以來不僅地方政府代表頻繁到中東拜會,希望投身中東市場的中資企業也密集增多。雙方進入一段難得的蜜月期。

    中國市場固然重要,但對中東土豪來說,沒必要過分夸大這一點。事實上,中國元素在其最新投資版圖中并不是全部。

    相比今年才接連與中國造車新勢力接觸,沙特公共投資資金在2018年就投資了Lucid——美國初創電動汽車公司,號稱“特斯拉殺手”——并已斥巨資拿下了該公司的大部分股權。據外媒今年早先的報道,按照雙方簽署的協議,沙特將在Lucid的幫助下,到2025年實現本土每年生產15萬輛電動汽車。

    除了電動汽車,今年大火的人工智能領域更不容錯過。據騰訊新聞報道,OpenAI首席執行官山姆·奧特曼有可能奔赴阿布扎比等地尋求融資,數額達到令人咂舌的“不低于1000億美元”。而近年來在全球都不大受人待見的幣圈,也能在阿聯酋(尤其是迪拜)獲得較好的資源待遇。

    而分析中東土豪購入的A股股票,也并非完全無跡可尋。新能源、互聯網、先進制造、生物醫藥等領域,就比較受到青睞。在這些包羅眾多的投資背后,或許正暗合了中東土豪們的“遠期焦慮”。

    長期以來,中東國家的經濟主要建立在石油和天然氣的基礎之上,例如沙特去年全年的石油收入,就占到總收入的將近七成。阿聯酋的經濟也長期依靠油氣資源,這個僅有1000多萬人口的國家因此巨富,去年人均GDP達到5.1萬美元,約為中國的4-5倍。在組成阿聯酋的七個酋長國中,阿布扎比的石油儲量最多,對資源的依賴一度更為嚴重。

    這是自然的饋贈,也是隱形的枷鎖。由于油氣資源總量所限,出于經濟安全和產業轉型的考慮,中東國家紛紛尋找出路。

    阿聯酋在2010年就曾提出遠景規劃,提出可持續和多元化發展,轉換經濟模式。2017年,其又提出“2050能源戰略”,希望屆時清潔能源在能源結構中的占比提到至50%。在“碳減排”的時代和國際背景下,阿聯酋又提出未來50年的發展戰略,進一步推動經濟轉型。

    沙特則是動靜更大的那個。2016年,沙特提出“2030愿景”,這是一項深刻變動經濟社會的龐大計劃。沙特希望通過這項改革,降低對油氣資源的嚴重依賴,實現經濟多元化,并在國際社會樹立起嶄新的國家形象。這項計劃由沙特王儲親自領導,可謂雄心勃勃,而沙特主權財富基金的種種大手筆投資,無疑是具體的執行動作。

    一句話,中東土豪們需要新的增長敘事,他們應該不想被圈囿在傳統模式中,成為不思進取的一代。對他們來說,錢從來不是問題,沒有好標的才最要命。

    *題圖購買于視覺中國

    關鍵詞:

    亚洲中文无码mv在线观看_免费观看午夜AV片_亚欧av片在线播放_成年女人看片免费视频播放人